幸运的敲诈者

更新时间:2024-02-28 11:38:15

李有才万万没有想到正当他的事业蒸蒸日上,如日中天的时候,家里会出这种事儿:有人敲诈他。

幸运的敲诈者

李有才原来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但却能干泥水活。改革开放后,由于他心灵手巧,勤于学习,不长时间就取得了建筑工程师的资格认证,加上他善于管理,又懂得交际,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建筑公司,成了家乡稍有名气的大老板。

有了钱,李有才就把自家原来的房子进行了返修,沿街道盖起了两层小楼房。这座小楼房若在城里也不算什么,可放在远离城市的小山镇那简直就是鹤立鸡群,十分的抢眼,让周围的人刮目相看,万分的眼红和嫉妒。

说句实话,李有才的为人是不错的。他不是那种富而不仁的人。平时回家,见了乡党邻居大叔大哥叫个不停,不散烟不说话。谁家有个难事,要车要人他都会尽心帮助,千儿八百的慷慨解囊,所以,在乡亲们中间有着很高的口碑。

然而就是这个大伙公认的好人,竟然有人会有意敲诈他,这不但李有才想不通,就是一般人也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不可思议。

起初,李有才发现自己的玻璃被人打碎了一块,也没往心上去,他以为是村里的小孩玩耍是不小心弄破的,就悄悄的换上新的,可谁知刚换上没几天又被人打碎了几块。如此反复了好几次,李有才这才意识到这是有人故意而为。可让他不理解的是自己没欠人家的工钱,也没得罪其他人,为啥有人会和自己过意不去,故意砸房屋的玻璃呢?

为了防止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件,李有才决定给自己养条狗,这样就会看家护院,给平常在家的妻子壮壮胆。若是小孩子的恶作剧,因为小孩怕狗,就不敢靠近了。

自从李有才养了狗以后,房子的玻璃再也没有发生被打砸了的情况了。李有才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他和往常一样的放心的经营它的公司,干他的活儿。

时间不长,一天李有才忽然接到妻子的电话,妻子在电话里心急火燎的说:“家里又出事了,你赶快回来!”李有才问:“什么事?把你急成这样?”可妻子说:“电话里一句两句说不清,你回来再说。”

李有才安排好工地上的事,匆匆忙忙的赶回家。刚到屋,妻子就迫不及待的说道:“咱家的狗死了。”

这消息让李有才有点哭笑不得,他埋怨妻子:“我以为多大的事,不就是只狗吗,死了算了。又不值几个钱,值得大惊小怪的把我叫回来嘛?”

妻子却变脸失色的对李有才说;“你以为我傻呀,心痛一只狗呀,这狗是让人故意毒死的。”

“什么?!狗是被人故意毒死的,你咋知道?”

妻子递给李有才一张纸条说:“你看看就知道了。”

李有才接过字条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字条上这样写道:不按我的话做,你家今后还会出事不断。请你尽快把两万元放到村头的大槐树底下。

这不是明明的敲诈吗?李有才一下子明白了。原来前一段自己房子的玻璃接二连三的被人砸,都是和今天毒死狗一样的目的:敲诈钱财。可令李有才有点感到意外的是,哪有只要两万元这样的敲诈者?据他知道,世上的敲诈者那个不是狮子大张口,几十万几百万的要,哪有为区区俩万元去冒这么大险的?但他又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事实:不管钱数的多少,毕竟他还是敲诈嘛。于是,他想到了报警。

听说要报警,妻子不愿意了:“报什么警?为一两万搞的乌烟瘴气的划不来。再说,你就是把人抓住了又能怎样。关两天就放回来了。到时结下了冤家对头还是咱的,那时咱家更不得安生了。”

李有才觉得妻子说的在理,问妻子:“那你说咋办?”

“不就是两万元。财去人安吗?”妻子满不在乎,说得很轻松。

李有才想想也是的:为这一两万就兴师动众的简直就小题大做。于是,他面对妻子保证:“不报警,就按敲诈者的意思去做就是了。”于是,当天晚上就按敲诈者说的,把两万元放到了指定的村头大槐树下的石头底下。

第二天,派出所来人,要李有才到所里走一趟。妻子见这阵势,一下子慌了手脚。不知所措的望着李有才,不知派出所叫他有何事。然李有才显得异常的镇定,他大不咧咧的对妻子说:“放你个心,你丈夫从来没做过违法犯罪的事,没事的。派出所叫我是让我领钱呢?”

“ 领钱?领什么钱。”一见李有才神秘兮兮的样子,妻子越发糊涂了。

“不说了。一时三刻也说不清,等我从派出所回来再详细的告诉你好了。”说完,就和干警相跟着走了。

就在妻子坐立不安的在家等待消息时,李有才回来了。妻子见他毫发无损,一颗心才放下了。但她还是小心翼翼的问:“派出所叫你到底有啥事?”

“我不是走时跟你说了嘛,让我领钱呢。”李有才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沓钱递给妻子:“给,两万元,一分不少。”

妻子接过钱,疑惑不解的望着李有才:“这到底是咋回事?”

李有才这才实话实说。原来,他当面答应妻子按敲诈者的意思把钱放到了指定的地方,却暗暗地打电话报了警。于是,派出所当晚就安排人在放钱的周围派人蹲点守候。结果,当敲诈在取钱时,被民警逮了个正着。这样,这两万元才失而复得。

望着手中的钱,看着洋洋得意的李有才,妻子不但没有一点高兴,反而大骂起起来:“我把你个次货。就为这点钱你就不怕引火烧身?我看今后没法过日子了。”

李有才刚要给妻子解释。就在这时,一个小伙子闯了进来。一进门,就扑通一声跪在李有才夫妻面前,低着头说道:“大叔大婶,都怪我一时糊涂,害了红眼病做下这见不得人的事。可大叔你担大人不计小人过,还给派出所人说情把我放了。”

李有才把小伙子子扶起来,“知道错了就好,叔不会怪罪你的。”

小伙子抬起头,慢慢地站了起来。有才妻子这才看清这小伙子原来是本家的侄儿狗胜。她不解而惊讶的叫了一声:“原来还是你个贼挨刀子的。”

“婶,要打要骂随你便,都怪侄儿鬼迷心窍。你算算,打你的玻璃和毒死的狗值多钱贤侄我认。”

“好我的瓜娃哩,你赔?你拿什么赔?你有钱能干这事。啥话都不要说了,能认识到自己错了,以后改了就好。”李有才语重心长的规劝狗胜。他思索了一会说:“这样吧,你把家里安顿一下,明天就和叔到工地上去,给叔看个工地,叔每月给你发工资。这样,你就有事干了,也有钱花了。省得再吊儿郎当的成天没事和你那些狐朋狗友钻到一块惹事招非。”

狗胜听完李有才的话,感动的热泪盈眶,他哽咽道:“叔,我听你的。”说完,再次向李有才夫妻俩跪了下去。

查看更多
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
字典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链接:https://m.zidianwang.com/gushihui_42240/
网友关注故事会
精品推荐
热门故事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