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嫁给有钱人

更新时间:2024-04-16 00:32:54

27岁,一个老大不小的年龄,别的女孩像我这样的年纪要么已经出嫁了,要么也有准老公了,连王怡这个1980年出生的小丫头都有男朋友了,而我却依然孤家寡人。唉,怎么老天爷就不派一位白马王子来拯救我这颗孤单寂寞的心呢?

我没有嫁给有钱人

王怡是我的大学同学,她在一个机关部门里工作,我们一起住在一间二居室的小房子里,她都快成了我的恋爱军师了。每次她陪我去相亲回来,就开始大发议论,要么说人家男的不够帅,要么说人家没有钱,要么说人家太小气……似乎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是她看得上眼的,除了她的男朋友——任浩。

我语重心长地对她说:“老同学,两个人在一起看重的是感情,不能太物质了。”她不屑一顾地回答我说:“切,等你结婚了,你就知道钱有多重要了。”这小妮子,一门心思想着钱,仿佛非得把我拐卖进豪门了,她才肯善罢甘休似的。我继续对她进行思想教育,从《简·爱》到《泰坦尼克号》,再到《梁山伯与祝英台》,告诉她爱情的伟大,以及它在人的生命中有多重要,即使再有钱也买不到,云云。

“不跟你说了,我跟你们这些70年代出生的人是有代沟的。”她每次说不过我的时候就爱拿这句话来塞我,我是1979年的,她也就只比我小一岁而已嘛,真是岂有此理,把我说得好像一个出土文物似的。不理她,我继续寻找我的白马王子。

在追求我的几个男孩当中,我对一个叫大海的人比较有好感。当王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把眼泪都笑出来了,说这个人一定很俗气。后来听说对方是另一个比我们镇更穷的镇的镇办中学老师,她军师的面目马上就暴露无遗,赶紧对我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又是老师?还比咱们镇差?以后你们俩整天都对着那些讨厌的学生,腻不腻呀?再说了,中学老师有几个有钱的……”

我可不管她在我耳边叽哩呱啦地胡言乱语,继续和我的大海约会。王怡终于看不下去了,她把我拦在门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珊珊,不是我提醒你,当初你妈把你托付给我,要我好好地照顾你,我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往火坑里跳啊!”神经病,好像她就是我老妈似的。

好了,该说说大海了。人家大海虽说是一名镇中学老师,却也长相出众,而且还是本科啊!至少比我这个专科生强。虽说名字是俗了点,可人家说起《红楼梦》、《百年孤独》,说起鲁迅、张爱玲、尼采、弗洛依德……却是头头是道啊!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有聊不完的话题,大海的脑子里装满了各种知识,就像一个缩微的图书馆。这是那些有钱的公子哥儿们能比的吗?最最可爱的是,人家大海每隔一两天就会给我写一封情意绵绵的信:我愿与你驰马仗剑天涯路 / 走过夕阳西下的荒郊幽径 / 走过千诗咏遍的万水千山。瞧瞧这文笔,写得多好啊,简直就是徐志摩再生、秦少游复活嘛!如此浪漫多情、才华出众的人,不正是我苦苦寻觅的吗?感谢老天爷,他终于出现了。

王怡在我背后一声长叹:“唉,这个女人,没得救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虽说王怡经常为我出些馊主意,但在生活中却是对我照顾有加。因为她长得高挑,而我却娇小玲珑,所以家里的清洁卫生、烧菜做饭什么的她都全包了,完全是我老妈子的翻版。弄得她老是埋怨我:“也不知是不是我前世欠了你什么,一定要在今世为你做牛做马。”我看她说得那么可怜,便准备帮她分担一些,可她却把我一把推开:“去,像你这种从小娇生惯养、弱不禁风的娇小姐会做什么?还是我来吧!”看她做得如此兴高采烈,我想她上辈子一定是个丫环的命,于是我便心安理得地享受她的劳动成果了。

五一劳动节快到了,大海约我去厦门游玩,我答应了。王怡知道后,睁大眼睛瞪着我:“什么?那岂不是设好了圈套让你钻吗?像你这么单纯的女孩,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向你妈交代呀?你等着吧,从厦门回来,你就什么都没得剩了。”

“你也把人家大海想得太坏了,他刚刚认识我的时候还会脸红呢!连我的手都没有碰过,还会做什么坏事不成?”

事实的确是那样,大海在旅途中对我呵护有加,也从未对我有过什么过分的要求,即使晚上住招待所,我们也是分房睡的。我们最亲密的举动也只是在厦门大学后面的海滩上手牵着手散步,仅此而已。

王怡呀王怡,你也太小人之心了,人家大海摆明了就是一位谦谦君子嘛!

从厦门回来后,王怡把我从上到下端详一遍,嘴里喃喃地念叨:“完了,完了,你这模样,一看就知道,已经从一名黄花闺女变成真正的小妇人了,我就说嘛,他是设好了圈套给你钻的。怎么样,他终于露出恶狼的本来面目了吧?”

我骂她胡说八道:“人家大海可不是那样的人,完全是一个正人君子,看他那副斯斯文文的样子,也不可能做出什么坏事来呀!真没有,本小姐毫发无损。”

王怡用一种怀疑的眼神望着我,好像不相信我说的话是真的,我懒得理她。

自从我和大海正式交往以后,他来我们宿舍的次数就多了起来,每次来都会提一些好吃的东西上来,并且常常帮王怡做这做那的。王怡一边嗑着大海带来的松子,一边连讽带刺地说:“那个大海想贿赂我,哼!没那么容易,我是不会那么轻易地把我的好姐妹交出去的。他如果想娶你,就得先过我这一关!”

我说:“你也太独裁了,别说你不是我老妈,就算是我妈,我爱嫁谁她也管不了啊!再说了,人家大海也没什么地方得罪你的。”

王怡叹息道:“唉,其实大海人也是不错的,就是穷了点,而且只是个中学老师,跟我心目中所向往的富豪的形象相差太远了,最起码也应该是一名公务员嘛!像我老公那样。”她早就把她的男朋友称为老公了。

大海可不像王怡说的那么没有上进心,人家每年都被评为优秀教师,而且还有多篇论文获奖和发表呢!他带的毕业班学生年年都考得很棒,有考上清华的,有考上北大的……据说,“上面”正在考察他,准备让他担当大任呢!

不过,我在乎的并不是这些,我喜欢大海,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爱我,对我够体贴,够细心,够迁就。

我说:“王怡,如果有一个男人这样对你说,当你的眼睛看不见了,他愿意把他的一个眼角膜捐出来给你,当你的双腿不能走路了,他会每天用轮椅推着你去散步,你会怎么想?”

“只有白痴才会相信这个男人的话,”王怡说,“只有像你这么单纯的女孩才会上当受骗的。”

我白了她一眼,骂她太现实,一点也不懂得爱情。

事实上,我能感觉到,大海对我的关心胜于对他自己。有一次,我生病了,虽然只是一点小感冒,可他却紧张得不行,非要拉我去看医生不可,还千叮咛万叮嘱要我按时吃药,知道我吃不下饭,他就过来熬粥给我,一口一口地喂我喝……

正当我和大海进入热恋阶段的时候,却传来王怡准备结婚的消息,她终于如愿以偿地嫁入豪门了,据说,她的公公是某某局的局长。

我抱着王怡哭得稀哩哗啦,好像是生离死别似的,并一再叮嘱她“一进豪门深似海啊……”

王怡说:“好姐妹,以后不能再照顾你了,那个大海若是敢欺负你,马上告诉我,看我不揍扁他。”

王怡搬走后,大海搬了进来。我们俩一个洗碗,一个炒菜;一个洗衣,一个拖地,小日子过得温馨极了,连半句争吵也没有。周末,我们便手牵手到市场去买菜,样子亲亲密密,羡煞了不少人。

黄昏的时候,我们坐在阳台的摇椅上,两人相拥在一起,看外面夕阳西下、云卷云舒。大海给我讲动听的情话,我偎在他的怀里甜蜜地微笑。

这样的日子过得像神仙似的,以至于我都几乎快把王怡给忘了。王怡于是给我电话,骂我没良心,有了老公便忘了姐妹,重色轻友,我幸福得咯咯地笑。

王怡后来挽着她的老公“回娘家”来看我,好久没见,她完全是一位贵妇的打扮,一见我就直扑上来,和我来了个亲密的大拥抱。接着我们姐妹俩便在一边叽哩呱啦地聊开了,完全把两个大男人晾在一边。

王怡说:“你过得还好吗?没有我在身边照顾你,是不是生活就变得一团糟了?他有没有欺负你?”

我笑而不答,把大海拉到身边。我和他幸福地偎在一起,惹得两位客人都看不下去了,他们异口同声地表示抗议:“你们两口子要亲热也要等客人走了啊!”

很久以后再见到王怡,是我和大海去上街购买生活用品的那一次。王怡的眼神是那么落寞,没有了往日的神采,一个人郁郁寡欢地闲逛。她告诉我,她的公公因为贪污被抓,家产全部被没收了,老公也因此受到牵连而丢了工作,他们家彻底败落了,王怡也失去了往日的荣华富贵,过上了平民的生活,夫妻感情更是一落千丈。末了,她望着我们相亲相爱的样子,羡慕地说:“还是你们好啊!”

我泪眼汪汪,抱着王怡,心疼她,也为自己感到庆幸。

查看更多
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
字典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链接:https://m.zidianwang.com/gushihui_44344/
上一篇: 爱情的模样
网友关注故事会
精品推荐
热门故事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