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扶的梯子

更新时间:2024-05-19 23:12:53

是不是个真实的故事各位看客大可权当一笑置之,从哪里听来的诸位也不用管,至于这个故事能表达出点什么似乎也不太现实,这个社会本来就是各种人情冷暖各种问题,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故事就能说清道明的。

没人扶的梯子

市里一条远近闻名的步行街上坐落着一家开业已久的金行,金碧辉煌的装修风格映衬着里边一件件价值不菲的名贵器物,大眼瞅去笑容满面的售货员笔挺的站立在自己的柜台前,金银翡翠也一一陈列在柜台里等待自己买主的到来。这家金行的老板人称谢老三,肥头大耳的模样像极了旧社会的土财主,也是出了名的对员工要求苛刻,前几日就因为站姿不端的问题开除了个刚来不久的农村姑娘,搞的最近几日金行里总是人心惶惶。然而就在这看似富丽堂皇的背后却有一个人从头到脚与这里的格调形成了鲜明反差,那就是在这家金行还未脱离国有时就已经在这里工作了的电工老王。

为啥说从头到脚与这里格调形成鲜明反差呢?金行里上到经理下到营业员皆是清一色着黑色连衣呢子裙的年轻姑娘,保安也都是个顶个着制式服装的小伙子,但只有老王,一身洗的能泛出白色的老式深蓝色工装,一双磨得快能看见脚趾的黑色布鞋,整日闷在室内因而惨白的皮肤上因岁月的累积布满痕迹,佝偻着的腰在一个个照明设施下排查、检查、维修,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看着姑娘小伙们一茬茬的离去和到来,似乎成了这个金行里最有历史的人。

这日行政办公室里的值班秘书急匆匆的跑来跑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突然一声“终于找到你了”,便从阴暗的电工房兼杂物间里拽出了因检修一上午刚想解个乏的老王,“老板那边刚才打来电话,让你去他家一趟,好像是他家客厅里的灯又出问题了,让你带好工具过去一趟"秘书缓缓说道。被人打扰到休息的老王什么都没说只好很不情愿的收拾好自己吃饭的家伙,拖着步伐沉缓的身躯走出金行后门,坐上一辆公交车来到郊区,是郊区,也是市里有名的高档住宅小区,拔地而起的小洋楼整齐的屹立在自己的位置上,每一栋楼里都有那么几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故事。直走,左拐,直走,再左拐,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路线。

“等了你老半天了”保姆便开门便说道,老王低头不语径直走向客厅方向,一股浓烈的火锅味伴随着热气扑面而来,“上回这灯是怎么修的啊?没过几天又坏了”,说这话的不是谢老三而是谢老三的哥哥谢老二,一起吃火锅的还有谢老大和他们兄弟三人那年迈的老母亲。老王笑了笑后大眼一瞄原来是三盏灯中的其中一盏坏了,奇怪,上周不是才修过么?怎么又坏了。老王一边思索一边闷着头朝车库的方向走去,不一会便搬来个合金梯子。在客厅撑好梯子后老王想了想便说到:“谢老板,你们谁过来帮个忙扶下梯子吧”,面对笑容满面不知道一边再谈论着什么一边吃着火锅无人应答的一家四口老王无奈的伏下身子从工具包里拿出手电揣在口袋里,开始踏上梯子。不消一会便顺利的爬到了可以伸手摸见灯罩的地方,老王拿开扶在梯子上的双手去滑动灯罩,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回问题因该不大,不是接触不良来回晃晃就是换个灯泡就能解决的事,这个时间段里修好后不用再回金行就可以直接回家了,想到这老王掩住了心中那一丝喜悦。突然,一股不知是从哪里吹来的无名风直扑老王那瘦弱的身躯,“诶呦”,一股钻心的疼从大腿根部传来,就在还没因疼痛而丧失意识时老王隐隐约约听见三兄弟那年迈的母亲说了声“别管”,便昏了过去。

望着天花板上那长明的电灯知道自己已经躺进了医院,老王直呼自己命太背了,看着大腿上那刚打上的石膏不由自主的想:伤筋动骨一百天啊,这下可好了,停工不赚钱是个小事,到时候落下什么病根,严重点成了残疾了的话那可怎么办啊!儿子还在念大学,媳妇也是在市里打打零工,自己可以说是家里的顶梁柱了。此时此刻老王并没有察觉到一个身影已经伫立在他的病床边上。“老王阿,腿这下怎么样了,老板托我过来看看你”,开口的不是别人,正是老板的司机兼助理小陈。老王艰难的坐了起来耷拉着脑袋半响说不出一句话,好像对他也没有什么话要说,“老板托我过来给你捎个话,你这伤啊,不算工伤,因为啥呢,你又不是在金行里面摔倒的,你说是不?这不,看在你为金行勤勤恳恳工作了这么些年老板专门叮嘱我提点东西来看你”,话还没说完小陈就把不知是从那里买来的一袋子时令水果放在了床头的柜子上。老王一听这话再看看那一小袋子水果,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小陈这回不慌不忙的说到:“以后要是还想在金行干,就老老实实的自己养病就行了,老板说了,病好了留你回来继续干”。

躺在病床上心情久久不能平抚的老王实在是想不通,为啥世道上的钱都让这帮子禽兽挣去了。此时小陈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回去了,看着过来巡房的主治大夫,老王说了句:“大夫,我要出院”。

回到家后,看着这没一处像样地方的家,再瞅瞅那因为缴了两万医药费结余下的不到一千块,老王的心中百般不是滋味。这腿不知道何时才能完全康复,儿子新学期的学费还没有着落,这几天因工作不好找媳妇也一直闲置在家,怎么一股脑什么破事都落在自己头上?无可奈何到最后想不通的事终归还是能想通,只有安心养病等腿好了的那一天重现回到自己的电工岗位上继续日复一日的检修工作,继续支撑着这个每一处像样地方的家。

一个月过去了,这日金行里的营业员不知再纷纷议论着什么,原来电工已经换成了个刚二十出头看起来憨憨的小伙子。而老王,那个曾经熟悉的身影也不知不觉间消逝在了大家的记忆中。

查看更多
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
字典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链接:https://m.zidianwang.com/gushihui_6254/
上一篇: 卫青和霍去病
网友关注故事会
精品推荐
热门故事会推荐